门徒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门徒平台 >> 门徒平台 >>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科创板三周年成绩单:2021年科创板公司整体归母净利润增长63.9%
作者:cdyhjy    发布于:2022/07/21   来源:21经济网
摘要:

7月22日,科创板将迎来开市三周年。科创板的设立与发展,为诸多存在融资需求的科创型企业提供了更多融资渠道,使资金配置更加合理,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发展。2019年以来,科创板内上市公司队伍不断壮大,注册制试点改革平稳推进,市场整体平稳运行,为全面注册制的推进以及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带来了丰富经验。

安永华中区审计服务主管合伙人费凡在采访中对记者表示,经过三年的市场运行,科创板市场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成效的定价估值体系。其中,机构投资者群体对于创新能力突出、技术先进的优质科创企业予以了高度的认同。

“硬科技”企业的沃土

长期以来,科创企业,特别是中小型科创企业,往往面临较大的融资约束,致使诸多科技创新项目“胎死腹中”,无法充分发挥科创企业对我国经济发展的推动力量,不利于发展动能的转变。

从2018年11月5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被宣布尝试设立,到2019年6月13日正式开板,科创板的推进迅速。科创板是在上交所设立的独立于主板市场的板块,并在该板块内进行注册制试点。该板块定位于符合国家战略需求、具有核心技术、行业地位领先、市场认可度高的企业,具有“硬科技”的传统底色。

费凡认为,科创板的设立与发展,主要为三大类企业提供了较好的发展条件:一是以半导体、芯片、先进制造为代表的硬科技行业的企业,在科创板表现优秀,推高了科创板筹资额;二是科技、传媒、通信行业、工业与材料类的企业;第三类是生命科学与医疗健康行业,随着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的适用范围扩展,该类企业将获得更多上市机会。

费凡对记者表示,设立三年,科创板达到了最初推出时预先设定的目标。“整体而言,科创板一是体现了资本市场与科技创新的融合,达到了科创板当初的目的。其次,很好地实现了金融资本向技术资本转化,为技术和创新赋能。另一方面,科创板作为几个市场改革的先行者,它通过带动资本市场深化改革,也实现了市场机制下在资本市场上创新的战略推动。未来还会与包括和主板、创业板这些市场不断联动。”

做市商制度落地,进一步走向成熟

7月15日,上交所发布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做市交易业务实施细则》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业务指南第8号——科创板股票做市》等相关规则要求,对科创板做市交易业务进行了较为细化的规定及监管安排。

做市商交易模式是指交易双方借助做市商这类中介机构来实现金融交易的一种市场运作模式。做市商通常为具有实力和信誉的券商,作为市场当中的一个交易主体,其为市场内金融产品不断报出买价和卖价,以其自有资金或证券库存,与投资者进行交易,通过买卖价差实现一定利润。

费凡表示,做市商制度,对中国来讲既新又不新,对大陆的股市来讲,因为资本市场主流交易制度就是竞价交易和做市商制度,A股现在主板和创业板上面都是竞价交易,时间优先、价格优先。做市商制度需要有实力、有信誉的券商参与,从而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并且通过买卖差价,实现自己的利润。

除了对流动性的改善外,引入做市商制度,还将增加科创板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费凡认为,做市商作为经验丰富的行业从业者,其报价是基于对行业从业者信息的综合分析,以及自身的偏好与收益所形成的,多家做市商之间的良性竞争,会使得报价更加有利于价值发现,价格回归。

此外,做市商制度可以提高证券市场的稳定性,平抑价格不理性的波动。这一点无论从各国市场实践还是学术的实证研究上,都已经得到了验证。

针对做市商制度落地将带来的蛋糕增量,多家符合条件的券商都在积极申请参与首批试点,包括中信证券、招商证券、国金证券、天风证券、银河证券、国信证券、东方证券、方正证券、浙商证券、中信建投、财通证券等。

费凡认为,从长远来看,在科创板这个重磅板块引入做市商制度,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制度的进一步成熟。

监管需严

作为全面注册制的首块试验田,科创板在IPO审核、信息披露等方面都为资本市场的发展改革提供了有效的经验。

费凡认为,科创板带来的经验主要体现在以下四点:一是作为先行者,为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行注册制积累了非常好的经验;二是对上海作为中国的金融中心,乃至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起到进一步巩固的作用;三是为科创型企业提供了更多直接融资的机会,吸引高质量科创企业,推动向多层次市场化目标的迈进;四是为监管的重心后移,由事前阶段后移到上市后的市场监管提供了经验。

科创板的研发投入力度也在逐年增长,持续赋能技术创新。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与2021年,科创板上市公司的研发支出总额分别为532.12亿元 675.09亿元 858.47亿元。这些高研发投入也在不断转化为经营上的财务收入。2021年,科创板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达到了63.9%,而同期全部A股的数据为-25.5%,创业板为-89.9%。

费凡认为,从监管的角度,企业上市发行股票以后,需要持续严监管,退市制度、追责制度、处罚制度要不断地严格化,并且严格执行,严厉地打击财务造假、内幕交易,这些违法行为。“我觉得全市场注册制成败的关键,还是要看后续出台的配套措施、监管措施。”

从存量来看,需进一步提高市场开放程度。费凡表示:“比如QFII相关投资额度限制的取消,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沪伦通等等的打开和互认,我希望外资进入到科创板的渠道可以不断扩大,随着大量的增量资金涌进来,我们存量资金的结构也能够得到优化。”

同时,他认为,疫情反复对我国各行业都带来了较大冲击与不确定性,硬科技企业也难以幸免,但同时,该类企业凭借过硬的核心技术及市场转化能力,显现出了相对较强的抗风险能力。“随着经济的复苏与政策的陆续出台支持,预计下半年科创板以及整个A股IPO都将提速,硬科技企业的表现保持乐观。”

(信息来源:21经济网)